mr007小学生作文mr007高中作文

卖炭翁扩写作文

时间:2017-03-18 | 作者:忠国

卖炭翁续写800字

望着黄衣使者渐行渐远的背影,卖炭翁心如刀绞。家里的老婆孩子已经好几天没吃顿饱饭了,本想趁着下雪,天气寒冷把炭卖个好价钱,谁料……唉,天意弄人,天意弄人啊! 卖炭翁弯腰把颠到地上的炭渣子拾起来塞进口袋。罢了,把炭渣子拿回家去,给孩子暖暖手。他牵着一路辛苦拉车、疲倦不堪的老黄牛原路返回,远远地,他看见了他那个破败不堪但为他遮风挡雨的家。 他想到了家门前的一片烂泥地,想到了家中仅剩下的一丁点儿米,想到了他的老婆,他的孩子。卖炭翁一想到自己古灵精怪的孩子,心中就有了一点安慰。中年丧子后又老年得子,“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希望!”他不奢望孩子将来能飞黄腾达,只希望孩子能健健康康地过一辈子。 卖炭翁打起精神,他不想把这消极的一面展现给年幼的孩子。他栓好老黄牛,扔一把草料在牛槽里,走进了家门。 家里一片狼藉。 这是怎么了?我的老婆孩子呢?卖炭翁急急忙忙到处寻找,在厨房里,他找到了那个哭晕过去的妻子。卖炭翁舀了一瓢水,小心翼翼地喂给她。望着妻子慢慢睁开双眼,卖炭翁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。“老伴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儿,这是怎么了,孩子呢?”卖炭翁问,妻子又忍不住哭道:“没了,没了。孩子被几个太监捉走了,说是宫里少人手,给抓去了……” 卖炭翁冲出家门,他就算拼了这条命,也要找回孩子。在泥泞中不知跌了多少跤,他不在乎,他要去求官老爷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。只要能再多看孩子一眼,死了也愿意。 他终于追上了黄衣太监们。 他跪在地上,抱着太监的腿,苦苦哀求。“求求你们放过他。”黄衣太监朝卖炭翁吐了口唾沫,从卖炭翁怀里抽出了自己的腿,朝身后几个太监说:“打!往死里打!”几个太监一拥而上,对卖炭翁拳打脚踢,他抱着头蜷缩在地上,眼睛却片刻不离地看着自己可怜的孩子。 “是爹没用,爹没用啊。”他哭喊着,看着孩子被那几个虎狼一般的恶人抢掠而去。眼前渐渐变得黑暗,黑暗,寂静的黑暗,无边无际的黑暗。 卖炭翁再也没有爬起来。 他的尸体被扔在了一条干涸的河床里,随便用枯枝败叶盖了起来。他身份低微,就算死了,也没有人理睬。 一场鹅毛大雪纷纷而下,皑皑白雪掩盖住了卖炭翁的尸体。 好像,一切都未发生过……

卖炭翁改写800字

冬天的一个夜晚,北风呼啸,摇撼着终南上的一座小茅屋,仿佛要把它吞下似的。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炭窑边烧炭。火光映亮了他的脸,古铜色的脸上沾满了灰尘,那一道道的皱纹,记载着他生活的艰辛。他正用那双浑浊的眼睛,盯着黑暗的天空,心里不停地祷告:苍天啊,快下场雪吧!让我的炭能卖个好价钱,也好换点粮食,买件棉衣,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啊。 等炭烧好后,他把炭装上车,用黑得像木炭一样的手抚摸着牛说:“老牛啊,这几天委屈你了,等明天咱们赶集去,卖了炭也好喂你一顿。”这时,老人那久已不见笑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。 夜深了,风刮得更猛了,天也更加阴暗了。不知什么时候,老人被冻醒了,他朝窗外一看,啊,真的下雪了。老人连忙掀开身上的稻草,走到门外,地上的雪足有一尺厚。老人不顾发抖的身子,顶风冒雨,拖着疲惫的身子赶着牛车来到了市集的南门外。只见他满身的泥水,脸冻得紫红。他蹲在雪地上,闭着眼,想歇一歇。是啊,赶了几十里山路,路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又陡又滑,人够累的,牛也倦了。 突然,从远处传来一阵“丁当、丁当”的铃声。老人睁开眼,猛然,他像被马蜂蜇了一下似的,倦意一下子全消失了,眼里充满了惊恐。啊,原来是横行霸道的黄衣使者和白衫儿又来了。他连忙赶起牛车,掉头想走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两匹高大的马拦住了他的去路。 黄衣使者坐在马上,手里拿着圣旨命令说:“卖老头听着,皇宫需要炭。来人,把车给我拉走。”于是一个公差毫不留情地把炭车向北面的皇宫拉去了。“啊,大人,不行啊,我还指望着这车炭换口饭吃啊!开开恩吧!”“哼,你竟敢违抗圣旨?”“老头儿,还是识点时务,赶快把炭送到皇宫去吧。否则,你就是抗旨,你还要命吗?” 黄衣使者骑马走了,卖炭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烧出的炭被白白拉走,心里像刀绞一样。他空着牛车回来,只见牛头上系着分文不值的半匹红绡和一丈绫。“难道这就是一车炭的钱?苍天啊,你可叫我怎么活下去啊!”老人悲愤地呼喊着,踉踉跄跄,昏倒在牛车旁……

卖炭翁改写成记叙文作文

生活如此艰难 看着主人枯瘦的身板,我不禁湿润了眼眶。主人他又在砍柴烧炭了……在这寒冷的南山上,主人单薄的身影隐在光秃秃的高大树木后头。阵阵冷风如刀刃一般刮过。主人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呀!他老人家日日辛勤劳作,却只能勉勉强强地养活自己。他的脸上沾满了灰尘,沟壑纵横,两只手因为天天砍柴烧炭的缘故,变得黑漆漆的,两鬓花白的一片…… 卖炭的那点钱钱都去哪了呢?看看连年的战争把物价哄抬的那么高,仅够换衣服和买食物上了。虽然是这样,可他身上的衣裳仍旧是那么的单薄。主人他天天期盼着天再冷一些。下雪了,就可以多卖一点炭就可以多得一点儿钱;下雪了,就有钱买东西填饱肚子了;下雪了,就有钱给我买一点干草料吃吃了。他天天这样祈祷…… 夜里,如主人所愿开始下雪了。我“哞”地叫了一声,把靠在树边的主人唤醒。主人睁开了眼,看见雪花飘落,惊喜地笑了。他温柔地拍拍我的头,说道:“牛儿,咱们出发吧,今天肯定能将炭卖个好价钱!”他的笑容是那么慈祥,只是眼上的黑眼圈扎眼得很,又让我一阵心酸。天知道主人到底是几日未曾好好睡过一觉了。主人将炭车系在我身后,我们就出发了。到了城南门外的时候,太阳竟出来了,地上本来铺的厚厚一层白雪已经被太阳晒化了。主人一定很伤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心吧?他找了一块较为干净的地方,坐了下来,靠着一边的木柱准备再休息一会儿。这时,有人骑飞奔而来。两个人从马上下来,一人身着黄色衣袍,另一个则是满脸讨好的笑,跟在黄衣人身后。黄衣服的那人冲我们这里扬了扬下巴,他身后的那人就连连点头,跟哈巴狗似的,忙往这边冲。 “卖炭的?”白衣人拍了拍我拉的炭车,居高临下地看向主人。“是。”主人点了点头。白衣人又扬了扬手中的文书,“皇上派我们征炭,你这车炭我就拉走了。”他把文书往袖里一收,就要把我拉走。“不——不行!”主人忙拉开他的手。“你也别为难我们了,我们拿了你的炭,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!”白衣人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,将主人的手拨开。 “大爷!这是小人辛辛苦苦烧的炭呐!请您把炭还给小人吧!小人还要靠这些炭卖的钱来养活一家人啊!”主人又要扑上来,却反被白衣人一推,一个趔趄倒在地上。我“哞”地叫了一声,想去安慰主人,却被那个白衣人拉走了…… 他们把我身后的炭车取了下来,系了半匹红绡和一丈绫在我的头上,然后就拉着炭车走了。主人这才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,坐在原地,望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,不禁老泪纵横。 我用粗糙的舌头舔舔主人的手,又用头蹭蹭他的肩膀。 主人,别哭,这不还有我陪着你吗?

卖炭翁扩写

【篇一:扩写卖炭翁】 唐朝时期,在终南山里,有一个孤独又可怜卖炭翁,每天砍完柴,就在终南山里烧。 他每天都在山中忙碌,脸熏的跟烟灰色似的。 老翁卖炭得了钱去干什么呢?原来只是想用这些钱买点衣服穿,吃上一顿饱饭。可怜他身上穿的衣服很少,可是他还是想让天再冷一点,使炭能卖贵一些。 一夜醒来,他看见门外雪足够一尺厚了,老翁乐的跳起来了。他连忙驾起炭车,去城里卖炭。到了市场,牛已经累了人也饿了,老翁才在市场外面找了一个空地歇了一会。 这时有两个骑着马的人来到老翁跟前。他们是谁呢?原来是宫里来的黄衣使者。手里拿着文书证明,高声叫道,皇上要用你的炭,说完把牛拉的炭车牵向北走去。一车炭重一千多斤,可是就这样被使者们抢走了。老人虽然感到很惋惜,可他却一句话也没说。 使者把半匹红纱系在牛头上,充当炭的价值。 你说这老翁多可怜呀! 【篇二:卖炭翁扩写】 他恋恋不舍地从衣袖中伸出好不容易捂暖的手,去拢紧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,仍希望它们能让身子也暖和一些,动作轻柔而有力。使劲时,他手上的皱纹龟裂开,像生生地被拉往两边的深深伤口,让人觉得再看下去就会瞅见血肉,我不知道他到底用力了没,但那道刻印真令人胆战心惊,不过想来他是不敢用力的,那针脚不密不绵不细也不牢。若扯坏了,谁来补上这冬日仅余的一片温暖?但老天是疼惜他这把老骨头的,老翁往好处想,他看着东方艳红美丽的朝云,在已开始从青泛蓝的天空里兀自舞蹈,不禁失神。昨晚那一场雪,冰彻冻骨雪凉天地,他从稻草堆上翻身而起,僵硬肿胀的手脚和关节即使再不听他使唤,老翁也要惊喜地折了腰。萧瑟的乡间小道蜿蜒曲折,天还很早,但到城里去这点时辰也差不多了,牛呼出热气,鼻子上满是冰碴子,身后的炭车稳而重,雪花绵绵也成了压得厚实的冰层。老翁回头望望,再冷,这一车炭卖出去,也足够我温饱一番了,他竟已开始想起那些对他而言的奢侈品:包子、热茶……伴着车轮驶过冰霜的清脆声,老翁有了憧憬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冲散疲惫。 他放开牛,见它飞奔回去,心中不知何感。他把炭车给守门的士兵,让他带进宫去,好办成了自己这桩难受的差事。身下的白马驻立在地,风从宫门里吹出来,有丝丝暖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从小被安排的这种命运,也不过是为了在这战乱年间活下命来。身上的黄衣看似金光灿灿流光溢彩,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旁边的少年还在不懂世事的年纪,头向后转望着,他知道他在看什么,是头上系着绸缎别扭奇怪的黄牛,还是该怎样表情的老翁?应是绝望了,方才他让小子读那什么瞎编的诏书,随随便便就把炭车牵过来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生命的一切美好和希望隔离在老翁之外,神光从老翁眼里一点点的流逝,不听老翁内心怎样叫嚣呼喊。他顿觉茫然,这个世间,是怎么了? 他很累,身上有时落下讨厌的冰雪,他也就哆嗦几下,不理会。从晨光初晓到日上三竿,他瘦弱如长青竹的老翁一直引领着,自山水乡间到金银宫市,炭车的绳圈一从脖颈拿下就卧地不起。地很凉,像张冰床,有时仍会飘雪,沾湿他得毛发。感到困倦不已后,他干脆闭上了眼闷睡,直到身边一阵持久骚动,再接下来便是恒久的沉寂。老翁的手放在他腹上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两匹白马八只蹄子,他不感兴趣。阴柔的语声冲他而来,逼迫他拉移炭车,放开之后他不明所以,奔向老翁身边,老翁又瘦又高,长年的劳作令他体格健硕,十指发黑,肌肉似是在骨头之间蹿出来的。他就静静卧在其旁,也不记得不知道老翁干了什么。他昏沉睡去,做了一个梦,梦境中,老翁在一片青色的竹林里砍柴烧炭,一次次弯腰,一棵棵倒下,烟火缭绕竟熏黑了他一头华发,竹子却逐渐黯淡下去,颜色异常枝干发软竹叶枯萎,一朵朵妖异的绝尘花在一节节竹骨上盛开。视线模糊起来,被遮挡了大半,轰然倒下的竹子掩映出老翁愈发缓慢的身影。老翁,他又一次弯下腰去,再也没有直起来。炊烟袅袅,四散而开,包裹住整个梦境,宫门外,夕阳接触群山,红色霞光刺得云层要滴出雪来,天空欲暗未暗,冷风止了。 华灯上檐,宫里一片暖气洋洋,宦官们都觉得脚下的雪,化开成水了。 【篇三:《卖炭翁》扩写作文 卖炭翁在终南山里砍柴烧炭,他只能靠自己卖炭养活自己。卖炭翁的脸成了烟火色,还有烧炭时的灰,额头两边全是白发,十指已经变成了黑色。他卖炭得来的钱都要买衣服、买饭,没有一点余下的了,所以老人能让自己吃饱穿暖就已经很不错了,他自己也很知足。 有一天下着鹅毛大雪,地上时候厚一层冰,然而在这种北风呼啸、滴水成冰的天气里,卖炭翁还是穿着单薄的衣裳像以往一样坐在那里烧炭,他也只能借着火取一下暖。炭烧好了,老翁把炭装到车子里,让牛拉着,自己坐到车的沿上,拿着赶牛的鞭子,赶往京城卖炭去了。 这时已是夜晚,路上哪儿有一个人啊?老翁的炭始终没有卖出去,他想:尽管我穿得很单薄,但是我还是愿意天气再冷一些,这样我的炭也好卖一些啊!老翁冒着严寒在正午时分终于到了京城,车子压在冰上不断发出“砢嚓”、“吱嘎”的声音,然而不想老翁希望的那样天气变冷,而是慢慢温暖起来,但老翁的衣服还是不足以御寒,于是老翁找了一块地方,下了车,在一堆泥和草混杂的地方把身子蜷缩在一块取暖。 不一会儿,老翁看见远处来了两个骑马的人,一个穿着黄衣服,一个穿着白衣服,手里拿着文书说是皇上下令要这些炭,让老翁赶着牛车向皇宫走去。半路上老翁问他们:“你们买这车炭给我多少钱啊?”皇宫里的人回答:“反正不会少给你的。”到了宫门口,那两个人让老翁在这儿等着,他们进去拿钱。而他们出来时拿的东西并不是老翁一直想得到的钱,而只是半匹红绡和一丈绫,他们把这些东西给了老翁,便把炭拉回了皇宫。一车炭一千多斤,换来的只是一些老翁不需要的东西。老翁伤心地把红绡和绫系在牛头上,赶着车回家了。宫里的人给老翁的东西比一车炭的价值相差很远,他们用一些用不着的绸缎来换取他们用得着的煤炭,这是官方用贱价强夺民财。 【篇四:《卖炭翁》扩写】 他恋恋不舍地从衣袖中伸出好不容易捂暖的手,去拢紧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,仍希望它们能让身子也暖和一些,动作轻柔而有力。使劲时,他手上的皱纹龟裂开,像生生地被拉往两边的深深伤口,让人觉得再看下去就会瞅见血肉,我不知道他到底用力了没,但那道刻印真令人胆战心惊,不过想来他是不敢用力的,那针脚不密不绵不细也不牢。若扯坏了,谁来补上这冬日仅余的一片温暖?但老天是疼惜他这把老骨头的,老翁往好处想,他看着东方艳红美丽的朝云,在已开始从青泛蓝的天空里兀自舞蹈,不禁失神。昨晚那一场雪,冰彻冻骨雪凉天地,他从稻草堆上翻身而起,僵硬肿胀的手脚和关节即使再不听他使唤,老翁也要惊喜地折了腰。萧瑟的乡间小道蜿蜒曲折,天还很早,但到城里去这点时辰也差不多了,牛呼出热气,鼻子上满是冰碴子,身后的炭车稳而重,雪花绵绵也成了压得厚实的冰层。老翁回头望望,再冷,这一车炭卖出去,也足够我温饱一番了,他竟已开始想起那些对他而言的奢侈品:包子、热茶……伴着车轮驶过冰霜的清脆声,老翁有了憧憬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冲散疲惫。 他放开牛,见它飞奔回去,心中不知何感。他把炭车给守门的士兵,让他带进宫去,好办成了自己这桩难受的差事。身下的白马驻立在地,风从宫门里吹出来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,有丝丝暖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从小被安排的这种命运,也不过是为了在这战乱年间活下命来。身上的黄衣看似金光灿灿流光溢彩,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旁边的少年还在不懂世事的年纪,头向后转望着,他知道他在看什么,是头上系着绸缎别扭奇怪的黄牛,还是该怎样表情的老翁?应是绝望了,方才他让小子读那什么瞎编的诏书,随随便便就把炭车牵过来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生命的一切美好和希望隔离在老翁之外,神光从老翁眼里一点点的流逝,不听老翁内心怎样叫嚣呼喊。他顿觉茫然,这个世间,是怎么了? 他很累,身上有时落下讨厌的冰雪,他也就哆嗦几下,不理会。从晨光初晓到日上三竿,他瘦弱如长青竹的老翁一直引领着,自山水乡间到金银宫市,炭车的绳圈一从脖颈拿下就卧地不起。地很凉,像张冰床,有时仍会飘雪,沾湿他得毛发。感到困倦不已后,他干脆闭上了眼闷睡,直到身边一阵持久骚动,再接下来便是恒久的沉寂。老翁的手放在他腹上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两匹白马八只蹄子,他不感兴趣。阴柔的语声冲他而来,逼迫他拉移炭车,放开之后他不明所以,奔向老翁身边,老翁又瘦又高,长年的劳作令他体格健硕,十指发黑,肌肉似是在骨头之间蹿出来的。他就静静卧在其旁,也不记得不知道老翁干了什么。他昏沉睡去,做了一个梦,梦境中,老翁在一片青色的竹林里砍柴烧炭,一次次弯腰,一棵棵倒下,烟火缭绕竟熏黑了他一头华发,竹子却逐渐黯淡下去,颜色异常枝干发软竹叶枯萎,一朵朵妖异的绝尘花在一节节竹骨上盛开。视线模糊起来,被遮挡了大半,轰然倒下的竹子掩映出老翁愈发缓慢的身影。老翁,他又一次弯下腰去,再也没有直起来。炊烟袅袅,四散而开,包裹住整个梦境,宫门外,夕阳接触群山,红色霞光刺得云层要滴出雪来,天空欲暗未暗,冷风止了。 华灯上檐,宫里一片暖气洋洋,宦官们都觉得脚下的雪,化开成水了。 【篇五:《卖炭翁》扩写】 天蒙蒙亮,昨夜的雪很大,地上积了足有一尺深。临街店铺的门板紧闭着,偶而一阵寒风卷着地面的雪花吹来,吹得门板呼呼作响。 这时,静静的街上传来一声微颤的吆喝:“卖炭啦——卖炭——”一辆牛车载着一位蜷缩着身体的老汉正缓缓向前移动,老汉脸上灰扑扑的,额头上烟火熏染的乌黑与车上所载的木炭,很容易让人看出,这是一位靠终日砍柴烧炭为生的人,老汉身上的单衣显然抵不过寒风的凛冽,他又打了个寒颤,极不情愿地抽出褪在袖子里的那只长满老茧,沾满炭黑的手,挥了一下鞭子,又向前赶路了。 天已亮了,路上的行人多起来,可买炭的人却少之又少,即使有人打探一下,价格也压得极低,老汉本盘算着用今天赚的钱买些口粮回去,再给自己添件过冬的衣服,可这样一来,便没指望了,老汉用疲倦的眼睛回头望了一眼这一车浸透他心血的木炭,又想起赶早卖炭的艰辛,不禁一阵心酸,眉头紧拧在一起,车行至集市南门已牛困人饥,只好在泥泞的路上稍作休息。 得得,得得……马啼声由远而近。两个骑马人在老汉面前勒住了马,他们一路经过的地方小商贩躲的躲,藏的藏,一片狼藉。老汉对朝延宦官出来强买强换的行为也早有耳闻,正要驾车离去,“老头,慢着”,那个骑马的白衣人拦住了他的去路,老汉不敢反抗,试探地问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 白衣人开了口,说:“跟你做宗买卖。”边说边从行囊中拿出半匹旧锦绫和一丈棱,系在老黄牛头上,“这些,换你一车炭。”“啊!”老汉听后犹如五雷轰顶,苦苦哀求道:“大人,您可不能啊!这车上千斤的炭怎么也比这缎子值钱啊!你这样,不是要了我的命吗?”说罢抱住白衣人的腿,白衣人一脚把老汉踢开,去卸牛车。马上那个宦官大声喝斥道:“老东西你知足吧,我等依圣上旨意办事,你敢抗旨?”说罢,两人骑着马,拉着炭车往北去了。 【篇六:《卖炭翁》扩写】 他恋恋不舍地从衣袖中伸出好不容易捂暖的手,去拢紧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,仍希望它们能让身子也暖和一些,动作轻柔而有力。使劲时,他手上的皱纹龟裂开,像生生地被拉往两边的深深伤口,让人觉得再看下去就会瞅见血肉,我不知道他到底用力了没,但那道刻印真令人胆战心惊,不过想来他是不敢用力的,那针脚不密不绵不细也不牢。若扯坏了,谁来补上这冬日仅余的一片温暖?但老天是疼惜他这把老骨头的,老翁往好处想,他看着东方艳红美丽的朝云,在已开始从青泛蓝的天空里兀自舞蹈,不禁失神。昨晚那一场雪,冰彻冻骨雪凉天地,他从稻草堆上翻身而起,僵硬肿胀的手脚和关节即使再不听他使唤,老翁也要惊喜地折了腰。萧瑟的乡间小道蜿蜒曲折,天还很早,但到城里去这点时辰也差不多了,牛呼出热气,鼻子上满是冰碴子,身后的炭车稳而重,雪花绵绵也成了压得厚实的冰层。老翁回头望望,再冷,这一车炭卖出去,也足够我温饱一番了,他竟已开始想起那些对他而言的奢侈品:包子、热茶……伴着车轮驶过冰霜的清脆声,老翁有了憧憬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冲散疲惫。 他放开牛,见它飞奔回去,心中不知何感。他把炭车给守门的士兵,让他带进宫去,好办成了自己这桩难受的差事。身下的白马驻立在地,风从宫门里吹出来,有丝丝暖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从小被安排的这种命运,也不过是为了在这战乱年间活下命来。身上的黄衣看似金光灿灿流光溢彩,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。旁边的少年还在不懂世事的年纪,头向后转望着,他知道他在看什么,是头上系着绸缎别扭奇怪的黄牛,还是该怎样表情的老翁?应是绝望了,方才他让小子读那什么瞎编的诏书,随随便便就把炭车牵过来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生命的一切美好和希望隔离在老翁之外,神光从老翁眼里一点点的流逝,不听老翁内心怎样叫嚣呼喊。他顿觉茫然,这个世间,是怎么了? 他很累,身上有时落下讨厌的冰雪,他也就哆嗦几下,不理会。从晨光初晓到日上三竿,他瘦弱如长青竹的老翁一直引领着,自山水乡间到金银宫市,炭车的绳圈一从脖颈拿下就卧地不起。地很凉,像张冰床,有时仍会飘雪,沾湿他得毛发。感到困倦不已后,他干脆闭上了眼闷睡,直到身边一阵持久骚动,再接下来便是恒久的沉寂。老翁的手放在他腹上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两匹白马八只蹄子,他不感兴趣。阴柔的语声冲他而来,逼迫他拉移炭车,放开之后他不明所以,奔向老翁身边,老翁又瘦又高,长年的劳作令他体格健硕,十指发黑,肌肉似是在骨头之间蹿出来的。他就静静卧在其旁,也不记得不知道老翁干了什么。他昏沉睡去,做了一个梦,梦境中,老翁在一片青色的竹林里砍柴烧炭,一次次弯腰,一棵棵倒下,烟火缭绕竟熏黑了他一头华发,竹子却逐渐黯淡下去,颜色异常枝干发软竹叶枯萎,一朵朵妖异的绝尘花在一节节竹骨上盛开。视线模糊起来,被遮挡了大半,轰然倒下的竹子掩映出老翁愈发缓慢的身影。老翁,他又一次弯下腰去,再也没有直起来。炊烟袅袅,四散而开,包裹住整个梦境,宫门外,夕阳接触群山,红色霞光刺得云层要滴出雪来,天空欲暗未暗,冷风止了。 华灯上檐,宫里一片暖气洋洋,宦官们都觉得脚下的雪,化开成水了。 【篇七:《卖炭翁》扩写】 在北京城内,有一个卖炭的老爷爷,他整日在南山中砍柴烧炭,使得他那被烟熏火燎的脸上满是灰尘,两鬓斑白,十个指头也被熏得发黑。 这一天,天还没亮,老爷爷就起来吃了几口冷馒头,拉上车去山上砍柴烧炭了。老爷爷在刺骨的寒风中艰难地前行。到了山上,老爷爷用那枯瘦的手开始砍树烧炭,他想到卖了炭后,自己这几天的生活有了保证,还可以给自己买件新衣服了,老爷爷特别高兴,干起活来更有劲了。 东方终于露出了鱼肚白,老爷爷驾着马车下山了,他要到集市上去卖炭。这时,一阵寒风吹来了,老爷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他想:唉,这日子可真苦啊!我每天这么起早贪黑的工作,可到头来也只能勉强填饱肚子。想到这里,老爷爷又深深地叹了口气。 昨天晚上,城外下了一尺深的大雪,虽然老爷爷很冷,但他还是很高兴,因为这样炭才能卖个好价钱。天渐渐亮了,牛困人饥,老爷爷便在市南门外的泥水中休息。这时,两个士兵骑着马来了,手里拿着文书,说是皇上的诏命,要把那一车炭拉走,老爷爷一听,急了:“使不得,使不得呀,是一车炭足足有一千多斤,你们可不能拉走呀!”可这些可恶的士兵哪能听呀,他们把半匹红绡一丈绫缎系在了牛头上,来作为这一车炭的价值。 老爷爷一听,被气得坐在泥水中,半天没缓过神来。 【篇八:卖炭翁扩写】 从前有一位卖炭的老人,他以在终南山砍柴烧炭来维持生活。 由于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砍柴烧炭,使他过早的衰老了,头发白白的,十指黑黑的,满头满脸沾满了黑灰色的烟灰。一连几天,烧的碳都没能卖掉。灶台冷冰冰,土炕冰冰凉,肚子饿的咕咕叫。老人蹒跚地走到灶台前,揭开锅盖,目光呆滞地看着锅里,什么也没有。老人缩卷在墙角,身上只有一件满是补丁的单衣,被冻得瑟瑟发抖,但他仍舍不得烧一点炭来取取暖。老人抬头仰望着夜空,祈祷着上苍,再冷点吧!再冷点吧!好让我尽快地把炭卖出去,卖一个好价钱呀!可怜的老人真可谓是身无过冬衣,家无隔夜粮。 清晨,老人醒来,看到地上积了一尺多厚的雪,他万分惊喜,双手放在胸前,感谢上苍的恩惠。他连忙备好炭车,轧着冻了冰的车辙,走在了卖炭的路上。 由于路上积雪太厚,很难行进,到了正午,才赶到集市。牛也乏了,人也饿了,只好在市场门外泥泞的路旁歇歇脚。过度的寒冷、饥饿、劳累,老人倚在牛背上取取暖,不知不觉,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 老人梦见自己很快把炭卖了,并且卖了一个好价钱,他赶紧买了一件过冬的棉衣,买了一包金黄的玉米面,哼着山歌,赶着牛,轻快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。 正在这时,老人隐约听见了一阵由远而进的马蹄声,他猛地惊醒了,看到站在眼前的是出使宫市的太监带着爪牙,嚷到,“老头,起来,起来!”太监手中拿着文书,口口声声说是奉了皇帝的命令,叫老人把炭运向皇宫。可怜的老人怒视着宫使,万般无耐地调转车头,吆喝着劳累的牛,拖着疲惫和饥饿的身子走向皇宫。 这满满的一车碳,足有千余斤,宫使们硬是从老人手中抢走了。老人的心如刀割,老人在无声的哭泣却又无能为力。宫使把陈旧的半匹红绡和一丈绫,挂在牛头上,就算是买炭钱了。 宫使们把老人赶出了宫门,他辛辛苦苦烧的一大车炭,就这样被掠夺走了。 老人牵着牛,还有那连炭渣一粒不剩的炭车,含着泪,拖着沉重的双腿,一步一步走回了终南山。

卖炭翁续写

【篇一:续写卖炭翁】 话说卖炭翁的炭被抢了后,卖炭翁哭了,平生第一次大哭,自己辛辛苦苦地劳动了那么久,一下子全没了,有什么办法,圣旨就这样,自认倒霉吧,边走边哭,到了村头,看见妻子在洗衣服,背上还背了一个小孩。卖炭翁觉得自己已无脸回家,于是,在看了妻子一眼之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 他走啊走啊,来到了都城长安,一片热闹的景象,突然,他看见了自己被抢的炭被送到皇宫里去。这时雪停了,那些太监竟把炭倒了,卖炭翁火了,抄起一把刀就向太监刺去,太监倒在了血泊中,等卖炭翁清醒过来皇宫的守卫们已将他包围,并押到了皇上面前,皇上不假思索便在处斩。 真是一个昏君,明明是自己的过错,却不看;别人的过错,十分重视。一位大臣请求放了卖炭翁,别的大臣也纷纷请求放了卖炭翁,皇上没法子,便问丞相:“丞相意如何?”“臣认为,应听取犯人的言词。” 卖炭翁把心中的愤怒全说了出来。 “大胆,竟敢对皇上无礼,拉出去斩了。” “慢,些事朕也有过错,众臣听旨,以后不准发生此事,如再有,杀无赦。” “皇上,您已为民伸冤,已成圣君。” 卖炭翁也激动地流泪了,从此以后,再也不会发生官夺民财的事了,人民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。 【篇二:卖炭翁续写】 话说卖炭翁被官员用半匹破布骗来的一车炭被拉走后,卖炭翁拿着布牵着牛失落的回家了。 路上他心想:本来还想用卖炭的钱买一些粮食,给那年老体衰的爹买些营养品,给妻儿老小添些衣服。可现在,被官员把炭弄走了。那些炭,至少可以换纹银五百两呢!回家后,他妻子看炭卖光了,很高兴。可他只拿了半匹破布给了妻子。他说:一车炭只换来了这些布,那些官员把布骗走了。他妻子听了很生气,一车炭只买了半匹破布,给儿子当尿布都不够。说完还把布扔在地上踩了几脚。 卖炭翁没了炭,就没了工作。经常钓鱼,维持家里的温饱。有时在街上游玩,有时找事做。有一次,他在街上游玩,见到了皇上在各处游玩。皇上看他两手发黑,像是卖炭的,便问他:老先生,您是不是卖炭的是,可前几天那一些官员把我的炭抢走,只给我留下了半匹破布,可叫我怎么活呀。我只能找一些活做。皇上同情他,给他了黄金千两,又给他了三座府宅,让他做生意,并把那些官员发配边疆了。 卖炭翁做起了大生意丝绸生意,不愁吃,不愁喝,他们一家快乐而又幸福的生活着。 【篇三:续写《卖炭翁》作文 天灰蒙蒙的,还飘着片片雪花。卖炭翁正吃力地拉着牛和碳车,缓缓的向家中走去。风呼呼地吹着,卖炭翁冷得直打颤。他的头上粘着许多雪花,脸被冻的惨白,双手通红通红的。 唉,这天气真是冷啊!如果能把那些碳卖掉,那肯定能赚很多钱啊!宫中的人实在是太无耻了!一个铜板都没赚到,家里人该怎么办呢!卖炭翁边拉着牛边想。 走着想着,便到了家门口,他轻轻叩门,他的夫人出来开门了,看着一脸疲惫的丈夫,夫人心疼的一把拉过他,温柔的说:“快进来吧,外面冷!”卖炭翁见夫人如此关心他,他低下头。搓着手,愧疚地说:“抱歉,那一车碳全被宫里人抢走了,他们,只给了这红绡和绫布。真的很抱歉,又要让你和女儿受苦了。” 他的夫人愣了愣,旋即又笑着说道:“没事,那红绡和绫布也有用啊,我可以给你和女儿做套新衣裳什么的!宫里那群人这种强盗行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别自责了,快进来吧!”听夫人这么一安慰,他心里也好受些了。 屋里还是那么简陋,女儿正坐在一张破损的椅子上刺绣,缺了一脚的桌子上有一根烧得差不多的蜡烛,三碗清粥,一小碟酱菜,三个白馒头。作为一个男人,却让夫人和女儿吃不好睡不好,我真是太没用了!卖炭翁想到这眼泪不禁流了下来。女儿见此,连忙上前安慰道:“爹别哭啊,女儿绣了些耙子之类的,也能卖些钱的,您别自责了!” 看着如此乖巧的女儿,他的心疼得更厉害了,抿抿唇,擦掉眼泪,拍拍女儿的肩说:“爹不哭,咱吃饭吧!别饿找着我的宝贝女儿了!”一旁的夫人听了,连忙说:“是啊是啊,快吃饭吧!” 摇曳的烛光下,一家人吃着简单的菜,却有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在蔓延…… 一大清早,卖炭翁便又去南山砍伐树木烧炭了。外面的雪下的很大很大,女儿担心父亲会冷,拿着外套去找父亲,却见父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身旁堆着大堆的木柴。她心里一慌,快步跑去,跪在地上,轻声唤道:“爹。爹。你怎么了。”可只有呼呼的风声回应着她。 她颤抖着伸出手指放在父亲鼻下……没有呼吸了。她整个人一软,趴倒在地上放声哭了起来…… 雪依旧在下,山里的雪花夹杂着一个少女伤心欲绝的声音久久萦绕着…… 【篇四:《卖炭翁》续写】 话说卖炭翁被官员用半匹破布骗来的一车炭被拉走后,卖炭翁拿着布牵着牛失落的回家了。 路上他心想:本来还想用卖炭的钱买一些粮食,给那年老体衰的爹买些营养品,给妻儿老小添些衣服。可现在,被官员把炭弄走了。那些炭,至少可以换纹银五百两呢!回家后,他妻子看炭卖光了,很高兴。可他只拿了半匹破布给了妻子。他说:“一车炭只换来了这些布,那些官员把布骗走了。”他妻子听了很生气,一车炭只买了半匹破布,给儿子当尿布都不够。“说完还把布扔在地上踩了几脚。 卖炭翁没了炭,就没了工作。经常钓鱼,维持家里的温饱。有时在街上游玩,有时找事做。有一次,他在街上游玩,见到了皇上在各处游玩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。皇上看他两手发黑,像是卖炭的,便问他:“老先生,您是不是卖炭的”“是,可前几天那一些官员把我的炭抢走,只给我留下了半匹破布,可叫我怎么活呀。我只能找一些活做。”皇上同情他,给他了黄金千两,又给他了三座府宅,让他做生意,并把那些官员发配边疆了。 卖炭翁做起了大生意——丝绸生意,不愁吃,不愁喝,他们一家快乐而又幸福的生活着。 【篇五:卖炭翁(续写)】 外面飘着大雪,一片片雪花堆在地上,给人一种寒意。家家户户都在家里烧着炭,合颜欢笑着,但是并非所有人……在夜来城外厚厚的积雪上,卖炭翁一面拉着牛和炭车缓缓前进,一面盼着雪能再大点,这样炭就能卖个好价钱了。正当卖炭翁坐下来休息时,两个人骑着马,手中拿着圣旨向衣衫褴褛的卖炭翁走来。“皇上有旨,你的炭必须无条件让我们带到宫中。”卖炭翁缓缓地从地上起来,用疲倦而又颤抖的声音说:“那,我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太监就不耐烦的将他推到一边,用凶残的眼神瞪着他:“半纰红绡和一丈绫作为报酬,你也不算一无所获了。”说罢,他把红绡粗蛮地系到牛头上,吩咐人装好炭,二话不说地离开了。 卖炭翁在寒风中望着已经远去的那两个人,心中无奈地想:唉,辛辛苦苦打的炭又没了。就这半纰红绡和一丈绫,卖钱也远远挣不到我那车炭的价格啊。这可怎么办,我的牛和我估计又要挨饿了。 他无力地拉着牛和炭车慢慢的往回走。卖炭翁路过了一个巷口,正好撞见了一个丫鬟,她的手中提着两个大袋子,却还是急着找东西的样子。她走向前,面带微笑地说:“老人家,您的红绡能卖给我吗?我们家的小姐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要红绡了,如果您愿意,我可以用这一袋烧饼和一些银子作为交换。”她无助地望着卖炭翁似乎很急切得等待着回应。卖炭翁心想:一定又是哪家的大小姐任性想要这个要那个了,不过也好,换了烧饼就不用挨饿了,也顺便帮帮这可怜的小姑娘。“好吧。”卖炭翁一边接过烧饼和银子,一边看着那个小姑娘兴奋地又蹦又跳。“谢谢您老人家,您可帮了我大忙了!”那个小丫鬟顽皮地吐吐舌头,对卖炭翁笑了笑,快速地向巷口的另一半跑去了。 卖炭翁大口地嚼着烧饼,又喂牛吃了不少。心里还是不踏实,今天碰巧遇到了那个有钱人家家里的小丫头,那么明天,后天呢?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 雪越下越大,这正符合了卖炭翁的心意,但是他已经早已没有炭卖了。他现在只能盼望下一车炭能卖个好价钱。 【篇六:《卖炭翁》续写】 望着渐渐远去的牛儿,两行热泪不禁从眼中流下,想到自己这身老骨头独自在终南山中烧炭,起早贪黑的,图个什么啊?不就是为了安顿一家老小嘛!现在炭没了,牛也没了,只换来半匹纱和一丈绫,那这一家子怎么活啊! 一想到这,老翁哭得越发厉害起来。腰间酒葫芦不停摇晃,似乎在提醒老翁中借酒消愁。 老翁边喝酒边走回家,望着腰间缠着的纱、绫,心中不由的悲伤起来,眼泪哗哗往下流。累了,坐在泥中;饿了,勒紧裤腰带。 过了很久很久,远处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路人,他望见一个老翁坐在地上,而且还不停在哭,忍不住上前询问。于是老翁就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路人听完,深表同情,便将大部分盘缠与粮食给了老人。 老翁原不想收的,可又想到一家老小,就收下了。收下的同时,也将腰间的纱、绫取下,赠给路人:“恩人!请您收下吧!您帮助我们的太多了!这些您就收下吧!”路人本不想要的,可又怕伤到老翁的自尊,就收下下了。 老翁收到钱后,不禁感叹:“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!" 也许你已经猜到了,不错,这位路人就是唐代著名诗人——白居易。他进城后,就将老翁的经历写成一首诗,来表达对老翁的同情。这首诗就是被后人传颂的——《卖炭翁》。 【篇七:续写《卖炭翁》】 我是一个以卖炭为生的老翁,整日在终南山伐薪烧炭。因为劳作实在太辛苦了,以致我的两鬓已过早地斑白,皱纹也一天深似一天,双手也变得黑黑的、糙糙的,看起来特别地衰老。 卖炭得来的钱,勉强够维持目前的生活。虽然,此时我身上的衣衫十分单薄,可我还是盼着天气快些冷起来,甚至越冷越好,因为如果天气暖和的话,我辛辛苦苦烧出来的炭就卖不出去了。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吧,就在今天,天上忽然飘起了雪花,而且一夜之间,就有一尺厚了。太好了,我终于有赚钱的希望了! 第二天,我早早起来,连饭都没顾得上吃,装了满满的一车炭,然后赶紧驾着炭车来到集市上。很快就到了正午,我已经饥肠辘辘,牛也困乏了。阳光照耀着,积雪渐渐地化了,车子便陷在了泥中。我就这样耐心地等着,希望有人来买我的炭。在我的期盼中来了一个买家,可问问价就走开了。这时又来了一个人,我心里高兴极了,以为这次炭一定可以卖出去了,没成想那人却是问路的,真是令人失望啊! 正当我叹气的时候,从远处来了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,走近了,我看见一个人穿着黄衣,一个人穿着白衣。当他们走到我的炭车旁时,便停了下来,说要买我的炭,还自称是皇宫里的人,并读了手中拿着的敕文。这下可把我高兴坏了,既然是皇宫里的人买我的炭,那炭的价格一定会很高的,我也就能赚到好多钱了。刚想到这,那两个人又重新上马,并命令我把牛车赶向北,即奔向皇宫。 我当然是毫不怠慢,赶着牛车很快就来到了宫里。我那车炭有一千多斤,卸下了炭,两个宫使让我在原地等着,说是给我拿钱。我在心里反复盘算着这些钱的用途时,宫使回来了,可我却没见到钱,他们只给我拿来了半匹红绡和一丈绫。我一见,便马上和他们争辩起来,这一车炭怎么就值这么点东西呢?几个士兵上前拉住我,大声呵斥:“快走吧,老头!这些东西你嫌少,那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,赶紧拉着你的牛车走人吧!”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我也不得不带着东西离开了。 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这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?我们一家人靠什么活呀!我一个小小老百姓,该找谁去评理呀? 【篇八:卖炭翁续写】 在夜来城外厚厚的积雪上,卖炭翁一面拉着牛和炭车缓缓前进,一面盼着雪能再大点,这样炭就能卖个好价钱了。正当卖炭翁坐下来休息时,两个人骑着马,手中拿着圣旨向衣衫褴褛的卖炭翁走来。“皇上有旨,你的炭必须无条件让我们带到宫中。”卖炭翁缓缓地从地上起来,用疲倦而又颤抖的声音说:“那,我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太监就不耐烦的将他推到一边,用凶残的眼神瞪着他:“半纰红绡和一丈绫作为报酬,你也不算一无所获了。”说罢,他把红绡粗蛮地系到牛头上,吩咐人装好炭,二话不说地离开了。 卖炭翁在寒风中望着已经远去的那两个人,心中无奈地想:唉,辛辛苦苦打的炭又没了。就这半纰红绡和一丈绫,卖钱也远远挣不到我那车炭的价格啊。这可怎么办,我的牛和我估计又要挨饿了。 他无力地拉着牛和炭车慢慢的往回走。卖炭翁路过了一个巷口,正好撞见了一个丫鬟,她的手中提着两个大袋子,却还是急着赵冬曦的样子。她走向买探问,面带微笑地说:“老人家,您的红绡能卖给我吗?我们家的小姐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要红绡了,如果您愿意,我可以用这一袋烧饼和一些银子作为交换。”她无助地望着卖炭翁似乎很急切得等待着回应。卖炭翁心想:一定又是哪家的大小姐任性想要这个要那个了,不过也好,换了烧饼就不用挨饿了,也顺便帮帮这可怜的小姑娘。“好吧。”卖炭翁一边接过烧饼和银子,一边看着那个小姑娘兴奋地又蹦又跳。 卖炭翁大口地嚼着烧饼,又喂牛吃了不少。心里还是不踏实,今天碰巧遇到了那个有钱人家家里的小丫头,那么明天,后天呢?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 雪越下越大,这正符合了卖炭翁的心意,但是他已经早已没有炭卖了。他现在只能盼望下一车炭能卖个好价钱。

版权声明:

上一篇作文:卖花作文 下一篇作文:漫步校园作文
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卖炭翁扩写作文》为mr007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大量优秀作文范文,免费帮同学们审核作文,评改作文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
mr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