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007小学生作文mr007高中作文

沫爱

时间:2016-03-05 12:36:00 | 作者:贺艳蓉
灰黑色的天笼罩着大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深灰的雾气。微微发黄的路灯静静立在街头,昏黄的灯光照射着面积并不宽广的地面。 裴韵芯缓缓走在街道上,高跟鞋尖细的鞋跟摩擦着地面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她的身形微微摇晃,胃中酒精辛辣的感觉过了好久都没有消散,反而愈演愈烈了。 昏黑的街道只有她一人的脚步声,却有两道鬼鬼祟祟的影子跟在身后,被路灯拉出长长的剪影。随着越走越慢的脚步,她暗暗握拳,就在身后的两道影子终于决定扑上来时,她迅速的扭转身体,一拳打到其中一人的脸上,在那两人还没放应过来的时候,又狠狠踢向另一人。 “敢打姑奶奶的注意,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吧。”精致的面孔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。 两人没防备的向后退了一步,看向面前的女孩眼中带着愤怒与戏虐:“呦,看不出原来是个辣妹啊,来让哥哥们好好教教你怎么打架。” 裴韵芯冷笑,不急不忙的迎上去。 街头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人,手提着书包,似乎是刚放学回家的学生。两个男人饶有兴致的盯着他,却见他从容的从三人身边走过,没有一丝停顿。两个男人得意的笑出了声:“学学,这才叫识时务。” 男生依然向前走着,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。 收回了将要挥出的拳头,裴韵芯看向那名高中生,心中突然涌起一个绝妙的念头。嘴角划过一道弧线,裴韵芯立即朝与两人相反的位置跑去,却不小心被石头绊倒,摔在高中生的背上。 两个小混混立即跑上前,抓住裴韵芯大把的头发,用力一扯:“跑啊,我看你还能往哪跑。” 头上传来的力度让她不禁抽了口凉气,双手却不受控制的紧紧拽着高中生的衣角。 “放开。”男生转过头,冷冷的吐出,却对上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。 裴韵芯死死的拽着男生衣角,下唇快被咬出血丝,却愣是不说一句话,也不肯把手放开。 “苏沫,”男生突然转身,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人,“是你吗,苏沫?” 两个混混已经不耐烦了,狠狠扯开裴韵芯的手。 裴韵芯无力的挣扎,小声的呢喃:“救我。”后背的衣服被破,露出白皙的肩部,裴韵芯忍不住抽泣出声。 已经被两人拉出很远了,高中生任一动不动。两个小混混看着无力的她,狂妄的笑着。 苏沫,她是苏沫吗? 夏苏辰愣愣的站在原地。 如果是苏沫呢?如果是苏沫受欺负…… 立即追了上去,夏苏辰扯过泪水流了满面的人,把她护在身后。 “小子,你找死吗?”两个混混愤怒的推了他一把,他却没有丝毫后退。 “我看,找死的是你们吧。”面对两个人,他不以为意的迎了上去。 果然还是那么能打。 裴韵芯笑着,看着战争结束正向自己走来的高中生,借着身边的柱子慢慢滑倒在地。 “苏沫,你怎么了?苏沫。”男生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。 2, 不足六十平方米的小屋内,裴韵芯躺在床上,偷偷睁开眼环视着周围,心底竟没由来的一阵抽痛。 夏苏辰静静地端详着她的面部。 她和苏沫很像吗?不,一点都不像。 苏沫是个从不化妆,从不在意着装的女孩。苏沫不漂亮,只是眼底有些神韵,她总是剪着齐肩的短发,到了冬天才会在脸上擦些护肤品。她的衣服永远只有黑白两色,显得朴素。 而面前的女生,精致的五官,尖细的下巴,脸上化了浓厚的烟熏妆。头发是被染成栗色的长长的波浪卷,夹着些似乎无意,却是精心准备的发夹。明艳的黄色短裙衬得皮肤白皙晶莹。 明明是毫不相似的两个人,为什么自己竟会有这种错觉? 或许,是因为太想她了吧。 夏苏辰苦涩的扬起嘴角。 苏沫,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生,亦是他最恨的人。 她让他彻彻底底的品尝,什么是失望的滋味。 她斜视着他,嘴角讥讽地扬起,冰冷的目光似乎一把利剑。她说:“夏苏辰,你看清楚了吧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我不会让你和黄佳锫在一起的。” 而他,亦未曾好好疼爱这个女生。 他冷冷的看着她,一巴掌扇过去,手顿时火辣辣的疼:“你真卑鄙。” 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。” 那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,亦是他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。 随后,她便死了,死于火灾。 他大叫着跑进她的屋里,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,却没有一丝回应。 她说过,如果离开,便绝不会留下一点痕迹。她说过,她说到做到。她烧掉了属于她的一切,包括她的身体。 但她或许永远都不知道,她还烧掉了什么不属于她的东西。 比如说,他的心。 夏苏辰静静的想着,似乎太过投入,连床上的女生醒来都没有注意,直到裴韵芯拍了拍他的肩,对上那双有神韵的瞳子,又忍不住轻喃:“苏沫,苏沫……” 苏沫? 裴韵芯扬了扬眉,忽略了心中的异样感:“我不是苏沫,我叫裴韵芯。” 夏苏辰回过神来,尴尬的说:“对不起,不小心认错人了。我叫夏苏辰。” “夏苏辰?很好听的名字呢。”裴韵芯俏皮的笑了,“我会记住你的,夏苏辰。” “这么晚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掀开被子,毫不介意自己裸露在外的肩膀和背部,裴韵芯跳下床,身影快速消失在昏黑的走道中,只余声音传回屋子,“这次非常感谢哦。” 真是奇怪的女孩子。 夏苏辰紧紧盯着她的背影,嘴角不由划出一丝微笑:“裴韵芯。” 3, 夜,宁静中带着一丝狂妄。 夏苏辰漫步走着,经过熟悉的街道,竟又不自主的想起了几天前遇到的女生。 还会遇到她吗? 夏苏辰笑了笑,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,点燃了吸一口,白色的烟雾打着圈,一瞬间就消散不见。 “发什么愁呢?”轻巧的声音从黑暗的另一端传来,夏苏辰回头,一个俏皮的身影正向他走来,高跟鞋撞地发出清脆的声音。 “裴韵芯?”夏苏辰试探地问出口。 的确是裴韵芯。任是上次见面时浓厚的烟熏妆,波浪卷的长发垂到腰间,只是将衣服换成了淡紫色的短裙,黑色的高跟在路灯下闪着光。 “没想到你还记得我。”裴韵芯笑笑,拖着小巧的箱子走到夏苏辰面前,“等你很久了,上次你帮了我,这次请你吃饭,算作报答吧。”说完,自顾自的拖着箱子向前走。 夏苏辰一笑,把烟捻灭,便跟了上去。 裴韵芯并没有走多远,就在离夏苏辰家不远处的小摊停下来。小摊的布置简单,只有三张桌子,一盏灯持续着它的一点昏黄。裴韵芯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转头看向还站着的夏苏辰,笑道:“介意吃路边摊吗?” “当然不会。”夏苏辰顺势坐下,笑的却有些勉强。 “老板,三盘菜,五瓶啤酒。” 上好。”胖老板立即挽起袖子炒起菜来,还乐呵呵的笑着,“你们是第二对愿意到我这儿吃菜的情侣,大多数人年轻人都嫌路边摊脏,喜欢讲浪漫。” “第二对,那第一对是谁呢?“裴韵芯感兴趣的问道,却见一边的夏苏辰转过脸去。 “没有谁,没有谁。”胖老板笑呵呵的看向夏苏辰,不再说话了。 裴韵芯也不问了,开了两瓶啤酒,递给夏苏辰:“喝。”不一会儿,胖老板就递来了几盘菜。 两人也不说话,各怀着心事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。 “苏辰,苏辰,我没有家了,收留我好吗?”裴韵芯看向夏苏辰,带着微微的醉意。 夏苏辰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,明明是清明的视线慢慢模糊,耳边,响起了相似的声音。 两年前……“夏苏辰,我没有可以住的地方了,你能收留我吗?”记忆中,那是一张淡淡的,无表情的脸,只有清亮的眼睛有点神韵罢了。 脑中的两张脸慢慢重合。 “好,”夏苏辰轻喃着,嘴上挂着暖暖的笑,“我要收留你,一辈子。” 4, 酒吧。潮涌的人群跟随着音乐声疯狂的扭动着身体,发出愉悦的尖叫声。 夏苏辰坐在酒吧阴暗的一角,手中端着一瓶啤酒,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舞台上的女生。 今天的裴韵芯穿着一身的绿色,长长的头发被几根绿色的皮筋绑在一起,更显得脸小巧精致。夸张的绿色眼影下是绿色的美瞳,连唇都被浅绿的唇彩称出暗色。绿色的连衣短裙下是绿色的高跟鞋,显得既美丽又妖艳。 略显沙哑的歌声配着狂野的舞姿,魅惑勾人。她的眼神狂野中带着冰冷,似是引诱,又似是嘲讽。嘴角轻轻勾起,呈现一丝醉人的绿。只是,她的眼帘中,有那么不易察觉的落寞。 那个女孩,也是这样的落寞,彷佛世界只剩她一人独舞。 “哥,你怎么在这儿?”娇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一双手紧紧抱住夏苏辰的腰,“我想死你了。” 皱了皱眉,不动声色的移开那双手,夏苏辰转过头,淡淡的问:“蓓佳,你怎么来了?” “今天星期天,哥不是说好了每周今天回家吃饭吗?”黄蓓佳撅着嘴,又一次挽上夏苏辰的胳膊。 夏苏辰这才记起,看看手机,已经九点了。 “爸妈还在家等着呢,快回去吧。”黄蓓佳站起来,握住夏苏辰的手就往外走。 “等等。”夏苏辰坐着不动,看了看台上的裴韵芯,示意黄蓓佳坐下。裴韵芯任唱着,不过似乎没那么专注了,眼睛定在黄蓓佳身上。 好在歌也将近尾声,裴韵芯唱完一首,没有顺着台下观众再来一首的起哄声,直接走到夏苏辰面前。 “可以提前走吗?”夏苏辰笑了笑,习惯性的用手理顺了裴韵芯的长发,“今天有事,先送你回去吧。” “不行,还有几首歌。”裴韵芯无奈地笑笑,转头看向黄蓓佳,“是你妹妹?” 夏苏辰正想点头却被黄蓓佳一把挽过手。黄蓓佳看向裴韵芯,像是宣布战利品一般,挑衅的扬声说:“他才不是我的哥哥,他是我的……” “蓓佳。”夏苏辰出声阻止。 “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 “是吗?”裴韵芯笑着,目送着两人离开。 那样的落寞,仿佛全世界只剩她一人独舞。 5, “你的入学申请被批准了,再过两天可以上学。”夏苏辰说,对旁边的裴韵芯淡淡一笑,“怎么突然想上学?” 裴韵芯笑着摇摇头不说话,半晌才问:“你家应该不算平穷吧,怎么会住在咋这样的小平房里呢?” 像是问到了点子上,夏苏辰转过头去,抿了抿干涩的唇,点燃一根烟,深吸一口没有说话。 “不想说就算了。”裴韵芯无聊的踢着石子,闷闷不乐的走在前面。 ”因为一个女孩,我喜欢的女孩。”夏苏晨看向裴韵芯,良久才开口。 香烟上的烟雾被风吹散,如同那个女孩,一去不复返了。 裴韵芯突然停住脚步,苦涩的一笑,也不转头:“她离开了你?” 夏苏辰移开视线,注视着面前的一棵树:“是的,我喜欢她,她却离开了。”语气淡淡的,似乎没有一丝伤痛的感觉:“不过她一定很恨我。” 裴韵芯不再说话,加快了脚步向前走。 夏苏辰也不再说话,两人无声的走进了屋,久久无语。 “一起喝。”裴韵芯拿起冰箱中的啤酒,横排着摆在桌上,拔起瓶盖就往嘴里灌。夏苏辰无语的看着裴韵芯良久,才打开另一瓶。 喝着喝着,夏苏辰讲到了苏沫,那个他不能忘掉的女生。 他和她是在荒唐的情形下认识的,他把她当成了小偷,她那时并不漂亮,穿着也很简朴,却深深的吸引了她。第二次的见面是他的生日宴,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他喜欢的女生。在他的百般呵护下,她成了学校的名人… 他真的很喜欢她,他记得她最喜欢的颜色,他记得她的生日和最爱的节日,他记得她最喜欢吃的东西。他记得她第一次对他笑,第一次流泪,第一次对他说心里话的时间。 他用甜蜜的表情,对着酒瓶慢慢诉说。 “你爱她?”裴韵芯笑着问,因为喝了许多酒,脸上渐渐显出红霞。 “不,我恨她。我恨她对蓓佳做的一切,恨她过分的嫉妒心。”苏夏辰转过头去,看向地面说。他的话语带着浓烈的悲伤,“就算蓓佳任性,她也不该…” “那么,请忘掉她好么?”裴韵芯将视线定格在夏苏辰脸上。 “嗯?” “如果她使你感到悲伤,那么,请忘掉她好吗?”裴韵芯强笑着看着夏苏辰的眼睛,眼中划过一丝痛楚。 一阵昏意排山倒海的袭来,夏苏辰直直望着眼前的女孩,轻喃着:“裴韵芯,你这个样子真可爱。”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 正如两年前对苏沫说的一样:“苏沫,你这个样子真可爱。” 接着,世界便无声了。 6, “谁是裴韵芯,裴韵芯给我出来。”几个打扮暴露的女生站在教室门外,无视教室里的老师,大声叫道。 裴韵芯看向那几个女生,没有动,嘴角划出一抹讽刺的微笑。 班上的同学小声的指指点点,好奇这刚转学的女生怎么得罪了她们。 裴韵芯拿出手机,快速的发出短信:苏辰,不知道什么人在找我麻烦。 “有事?”轻松的漫步走出门外,裴韵芯才发现她们的身后跟着几个男生。 两个女生立即过来挽住她的手,他也不反抗,任由他们带着走拐右拐,脸上始终一副带笑的样子。几个人走了一阵,才来到学校后面废弃的仓库。 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看着被松开的手腕上几道红痕,裴韵芯心里计算这该怎么还回去。也不看几人,懒散的问道,“我入校三天好像没有招惹到谁吧?” “其实我们找你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让你离开夏苏辰。”一个女生走到她面前,扬声说。 “凭什么?”裴韵芯看向几个女生,挑衅的扬起了眉。 “他本来就是黄蓓佳的男朋友,他们的关系不是你这种人想破坏就破坏的。做人就该聪明一点,不要讨打。”领头的女生看向裴韵芯,沉声说,后面的几人也向前走一步,盯着裴韵芯。 裴韵芯一笑,耸了耸肩,没有说话。 笑意越来越浓,却随着一道人影的靠近而变成尖锐的叫声。才一瞬间,裴韵芯的脸上就布满了泪水。撕扯着才发,裴韵芯缩在角落颤抖:“不要,不要打我了,我不会离开夏苏辰的,叫黄蓓佳死心吧。” 领头的女生不明所以的向前一步,顺手扯起裴韵芯的一缕长发:“你搞什么鬼?” 话音刚落,就感到自己的手被重重的捏住,那力道似乎想把她的手捏断。夏苏辰站在她的身后,良久才松开女生的手,重重甩开。 “夏苏辰,我们是为你的女朋友出气,难道你要护着她吗?”一个男生站出来,愤怒的喊。 夏苏辰飞速向前,一拳打倒说话的男生,随即心疼的走向裴韵芯,拥住了还在发抖的人:“谁说黄蓓佳是我女朋友?” “她,才是我的女朋友。” 7, “苏辰?”裴韵芯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双眼写满了惊讶。 而另一个声音,却从另一个角落悠悠传来:“苏辰哥哥,你说的,是真的吗?” 夏苏辰将头转向另一边,看到来人,木然不说话,紧握着裴韵芯的手触电般的松开。 “苏辰哥哥,你说的,不是真的,对吗?”黄蓓佳慢慢朝这边走来,声音中带着哭腔。 “蓓佳…” “苏辰。”裴韵芯抓住夏苏辰的手,语气近乎哀求,“不要放开我。” “苏辰哥哥,两年前,你就答应了我,一会一直陪我的。”黄蓓佳蹲下身,身体瑟瑟的抖着,一阵梨花带雨,显得楚楚可怜。 一群混混识趣的走出仓库。 夏苏辰松开裴韵芯的手,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:“对不起,韵芯。” 裴韵芯低着头,任他从身边走向黄蓓佳。杂乱的头发遮住了脸,看不清她的表情。 “苏辰,你还喜欢苏沫么?”裴韵芯站起身,问,“你喜欢苏沫,还是黄蓓佳?” 夏苏辰停住脚步,苦涩的扬起唇;“其实,你就是苏沫吧。” 裴韵芯淡淡一笑,没有否认,瞳子里没有任何感情。 黄蓓佳一愣,不顾一切的冲到裴韵芯面前,重重的打了她一耳光:“你就是苏沫,你这个贱女人。” 裴韵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目光飘渺,不知在看谁。 曾经,他们三人是最好的朋友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只是如今,似乎一切的美好,都被转化为同等的仇恨吧。 白皙的胳膊上出现丝丝血迹,她却看着夏苏辰的方向,一动不动。 “蓓佳。”夏苏辰急忙从身后环住黄蓓佳,牵制住她的双手。 黄蓓佳发疯似的挣扎,奋力打着裴韵芯。 裴韵芯绕过黄蓓佳,走到夏苏辰身后,纤细的手指攀上他的肩膀,笑着吻上他的脸颊:“夏苏辰,苏沫她很爱你呢。” 不再看两人,她缓缓走出仓库。 “苏沫,不要再见了吧。”身后,响起夏苏辰压抑的声音。 8, 夜里,街边摆出小小的路边摊,昏黄的灯光打在桌面,照在沉默的两人脸上。 “有什么事吗?”夏苏辰面无表情的看着裴韵芯,忍不住打破僵局。 裴韵芯失神的看着他,半晌才把头转向另一边:“只是想一起吃顿饭而已。”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,无言以对。 “黄蓓佳她没事吧?”裴韵芯皱眉,回想那天下午,她似乎恨透了自己。 “没事?怎么可能没事。”夏苏辰讽刺的一笑,目光忽而变得尖锐,“你在她心里埋下的阴影,她永远也不会忘的。” “我以为,她那么开朗,会没事的。”她低下头,撒哑着嗓子说。 “开朗?你认为关乎一个女生清白的事,靠开朗就能忘记吗?”夏苏辰骤然起身,提高了音量。 裴韵芯却惊异的抬头,满脸的不可置信:“清白?什么意思。” 夏苏辰冷笑出声,声音中带着剧烈的颤抖:“苏沫,两年前,你让人对她做了什么,你不记得了吗?” “不是的,我只是找了几个人让他们警告她,我…”裴韵芯惶恐的后退几步,在夏苏辰的眼神下无力的抽泣。 路边没有几个人,偶尔有人经过,看到如此场景也加快了脚步离开。 裴韵芯蜷缩在路边,把头深深埋进膝盖,小声的喃喃:“对不起,对不起苏辰,我没有想到,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。” 原来,原来如此。两年前的一切都有了答案,夏苏辰的暴怒、冷漠和见她最后一面的口不择言,原来都是她活该。 夏苏辰看向路的另一边,小声的叹了口气:“我们欠她的,我会还给她的,只是苏沫你该知道,蓓佳的眼里容不下你的存在。” “容不下我么?”裴韵芯落寞的喃着,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“那么,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。” 艰难的起身,走向桌前,每一步都仿若一生那么长。裴韵芯举起手中的酒瓶,笑着看向夏苏辰:“就当是,为最后一次见面,干杯吧。” 夏苏辰无言的拿起酒瓶,一饮而尽。 “苏辰,你有一点点,喜欢过裴韵芯吗?”带着丝丝醉意,她猛然扳过他的脸问,他眸中藏的痛意在一瞬间一览无遗。 “没有,不论是苏沫还是裴韵芯,都没有一点。”夏苏辰调整了表情,看着她的眼一字字说道“裴韵芯,你最好也忘了我。” 她小声地轻笑着,如同绵长的哭声,迅速放下手中的酒杯,离开小摊。 “韵芯,”夏苏辰突然出声,停顿了很长时间,才干涩的说出口“我希望你好好活着。” 她停在原地,没有回头,面无表情地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 “永别吧。”女生淡淡的声音飘荡在他的耳边,即使面前的街道空无一人,夏苏辰也还认为她就在面前。 她说永别。 夏苏辰苦涩的喝下最后一瓶酒,把酒瓶狠狠砸在地上,才对着那个早已不存在的人影轻声说:“韵芯,永别。” 9, 裴韵芯站在马路对面,提着重重的箱子,远远看着屋子。 此刻的小屋内,燃着的火焰越窜越高。 苏辰,就这样吧,就当我已经不存在了,你就永远不会挂恋我了。 苦涩的看着对面的屋子,大火无情地肆虐,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。 “苏辰。”裴韵芯惊叫出声,而夏苏辰却听不到。他摆脱了黄蓓佳的手,直直的冲进屋里,那么的毫不犹豫。 “苏辰。”她惊恐的叫着,眼睁睁的看着那道人影一点一点被火包围,而黄蓓佳被街坊邻居死死地拉着手,不断的挣扎。 “放开我,我要救苏辰,苏辰。”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丢下行李冲过马路,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冲出重重包围,她只知道,那个人在里面,她要救他。 大火汹涌的往外窜,吓得紧抓着她的手的几个人下意识后退,她却趁此机会挣脱了双手跑进屋内。 “唉,又有人进去了,真是不要命了。”后面传来几个人的叹息声。 裴韵芯跑进屋内,屋里的地面满是油迹,一瞬间恐惧充满了她的内心。 “苏辰,你在哪里?”裴韵芯朝屋里大叫着,黑烟弥漫着遮挡了视线。一个人影映入眼帘,苏辰已经昏倒在地,脸被熏得很黑。 “韵芯,韵芯…”昏倒在地的他竟然还叫着自己的名字。 医院。 黄蓓佳愤怒的推开门,重重的扬手一耳光打向门里的人:“苏沫,你这个贱人。” 裴韵芯措不及防的被甩向一边,肩膀撞到墙面,发出吃痛的叫声。她的肩膀缩起,露出左侧肩膀被烫伤的痕迹,血肉模糊的一块伤疤占据了巴掌大的地方,此刻还往外溢着血。 黄蓓佳也注意到那个地方,被那惨状惊到,隔了一会儿才表情不甚自然的说:“我会照顾他,你去擦药吧。” 裴韵芯低下头,扯起嘴角:“我没事。” 躺在床上的夏苏辰终于有了一点意识,他紧紧地抓住床板,即使闭着眼睛也一遍又一遍的轻喃:“韵芯,韵芯…” “他的心里只有你,无论怎样,都容不下我的存在。”黄蓓佳看着昏迷的他,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。 “不会的,如果我走了,他会忘了我。”裴韵芯笑笑,不看床上的人影,转身挥了挥手“如果他醒来,就说我死了吧。” 黄蓓佳站在一旁,没有说话。 裴韵芯关上了门,决然的一声,锁住了所有回忆。 或许他以后会忘了她,和黄蓓佳一起,过得很好吧。裴韵芯面无表情的扯动嘴角,却怎么也勾不起笑意。 永别了,属于我们的回忆,它早就埋葬在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季。 10、 【夏苏辰】 韵芯没有死,我知道,她一定没有死。 尽管蓓佳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,她已经死了。 但在那个小屋里,我明明感觉到了她的气息,尽管薄弱,却那么真切。 她没有死。 我疯狂的寻找她,却在见到她后,回到了这个城市。 我并没有见她,尽管见到她后,很想上前抱抱她。 那次看到她,她的笑容那么温暖明丽,是在我面前从没有过的。 她挽着一个男生的手,紧紧地靠在他的肩头,然后相拥。尽管只是背影,也看得出他们是多么甜蜜。 我退了回来,因为我知道,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 【黄蓓佳】 苏沫很爱夏苏辰,直到现在,我才强烈的感受到。 她竟愿意放弃苏辰,只为了减少他的痛苦。然而,她却忘不掉他。 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后,找到了一个男朋友。和苏辰一起看到她的时候,他们那么幸福的相拥在一起。 她忘了苏辰,在没有看到安夏之前,我一直这么想。 可当我看到安夏时,“夏苏辰”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。谁也想不到,世界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。 原来,对他的喜欢,她一直不曾放弃。 我也想不到,本该一直恨她,讨厌她的我,却突地为她担心。 或许只是愧疚,但我害怕,她得不到幸福。 直到以苏沫朋友的身份见了安夏,我才安心。 “我知道她的心里还有一个人,或许我只是那个人的影子,但我爱她,我会给她幸福。”从这个比苏辰温柔无数倍的男生的眼睛里,我看到了坚定。 他很爱苏沫,这样我便安心。 苏沫,或许你会怪我抢你的幸福,但是对不起,我不会放弃苏辰。 还有,祝你幸福。 【裴韵芯】 我和安夏分手了,就在今年的七月。 他站在我的面前,表情是面无表情的难过,他说:“韵芯,我喜欢你,可你爱的是另一个人。我知道我在你面前是另一个人的影子,我一直想帮你忘掉不快乐的回忆。但你忘不了他,我没有耐心继续等待。” “韵芯,我爱你,我们分手吧。” 我笑了笑,竟没有一丝难过的感觉。心里空荡荡的,也不知道那算不算伤心。 他给我一杯奶茶,是我最爱喝的苹果味。他叹了口气:“韵芯,你真让人心疼。” “安夏,对不起。”我抬头看向他,我知道,是我一点一点耗光了他的决心。 他揉揉我的头,一步步走远。 我没有流泪,却那么迷茫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。 我对不起他,可夏苏辰的影子已经深深的刻在苏沫心里,不可磨灭。 我深深的埋下头捂住双眼。 但愿他以后能找到可以给他幸福的人。 不要像我一样,只爱一个人。本文地址:沫爱http://wWw.ZuoWen8.com/a/139127.html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
  •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成长的蜕变作文 下一篇作文:珍惜水资源作文150字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沫爱》为mr007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沫爱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大量优秀作文范文,免费帮同学们审核作文,评改作文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
    mr007